靈性危機

靈性危機(Spiritual emergency):

大家多半認為靈性道路(宗教、禪修、靈修……等)是生命中不安全感的避風港,是面對壓力、焦慮、恐懼和痛苦時的慰藉,但是,靈性之旅也有其危險。

靈性經驗(靈動、靈視、靈聽、心電感應……等)有時出現得過於強烈,如果案主內在整合能力不足,就有導致心理功能混亂的可能。當新的能量、意識、經驗不斷衝擊著案主,就會產生混亂、恐懼、失序,而當案主試圖控制這些失序時,靈性的提升就變成了靈性危機。

心理學的看法:

    從精神分析大師佛洛伊德開始,西方心理學對宗教和靈性經驗就抱持負面的觀點。佛洛伊德認為宗教是「普遍的強迫性精神官能症」,把神秘主義者天人合一的「海洋經驗」看成為「嬰兒式的無助」與「退化到原始的自戀」。心理學文獻遵循他的偏見,把靈性經驗描述成自我退化的症狀、邊緣性精神病、精神病發作和顳葉功能異常等等。

產生:

有兩種主要的情形會產生靈性危機:

一、案主或環境缺少可以處理這種經驗的方法,於是常被親友、醫師等視為病態。其實遇到這種情形,只要提供一套認知方法並給予支持,讓案主能完全經歷其過程,常常即能將靈性危機轉為靈性提昇。

二、自我缺少足夠的能力而無法整合這些經歷,心理會因為自我碎裂而變得混亂。這種情形因為自我的能力已經受到破壞,此時如果只是提供觀念及方法,仍然不足以解決危機,需要進一步的靈療,極少數可能還需要藥物或住院,以減緩過度激烈的過程。

反應:

    靈性危機產生後,案主一般有三種主要的反應:

一、自我整合成功,繼續向靈性提昇邁進。

二、失序一段時間後,然後再加以整合。

三、無能力整合,導致適應不良,生活失序。

當大量的能量快速進入時,會使人的心靈混亂、迷失,尤其是曾經有重大創傷或成長的發展路線不夠穩固者,可能會有加重精神病理或未來產生精神病理的危險,雖然靈修能提供療癒和靈性成長的新契機,但端賴案主如何面對其經驗。

靈性危機從今生今世的觀點來看,有些人會被淹沒,而且再也沒有復原,雖然也許在來世會有所收穫,但於此生可能只是損失。任何靈性經驗都可能成為危機,尤其當一個人的防衛和內在資源較脆弱時,某些種類的壓力常常容易引發靈性危機。壓力來源大致上分三類:

一、身體方面的,比如:瀕死經驗、生產、迷幻藥、饑餓、受傷。

二、情緒方面的,比如:過度強烈的情緒經驗。

三、靈性方面的,比如:密集的靈修。

種類:

一、拙火( kundalini)覺醒:拙火是潛藏在脊椎底部的靈性能量,覺醒時會沿著脊椎向上升而開啟脈輪,最後達到頭頂的脈輪。當每一個脈輪被開啟時,就會有新的意識層次展現,並且淨化身體、心理和靈性的雜質。

拙火覺醒時,可能有令人狂喜的視覺景象、意識的開展、喪失自我、靈視等微妙的知覺和感官的甦醒。常有能量沿著脊柱上升貫穿全身的經驗,有時能量的流動溫和而令人愉悅,有時是強大的能量湧現,可能產生劇烈的抖動、不自主的抽搐和重複的動作,令人心生害怕(Brant Cortright2005P209)。在拙火拓寬能量通道、清除障礙物後,劇烈的抖動就會自然停止。

拙火經驗是淨化的過程,使脈輪的雜質或局限得到潔淨或清除。拙火過程的結束,短者數日、長者數年,因人及修煉方法而異。拙火經驗結束後,人會變得更慈悲,並打開心房接受靈性潛力。當這個過程被誤診而被藥物、住院等破壞時,會使人懸在淨化過程的中間,甚至覺的羞恥,不願繼續這個過程。

拙火覺醒最常被誤診為燥症、焦慮疾患,出現身體抖動時,可能被視為轉化症(歇斯底里)(Brant Cortright2005P210)。

二、瀕死經驗(near-death experience):

有過瀕死經驗的當事人,大部分的共同敘述內容為:飄浮在天花板上,看到自己、醫師急救和家人;或通過一條黑暗隧道,隧道盡頭非常光亮,當事人會感受到充滿愛、無條件的接納和寬恕;還可能極迅速的回顧一生,評估過去的所做所為是是非非。當事人最後被告知“這一生還有未完成的事”而重返人間。

當事人可能大徹大悟,生活從此丕變,也可能難以整合,產生極深的困擾。

一般人對此瀕死經驗已很少抱持懷疑態度,但仍常被視為妄想。

三、意識合一(episodes of unitive consciousness

高等意識融入與自我意識合而為一,造成當事人喪失自我的生活功能,直到能掌控這種意識層面為止。

精神醫學常把這種情形診斷為融合狀態、自我分裂或人格解離。

四、前世經驗(past-life experiences

這個現象通常經由迷幻藥、催眠、呼吸工作等引發,當事人會生動的經歷自己不同時空的生活,「前世」體驗時,可能會伴隨有強烈的情緒釋放作用,與前世相關的今世症狀或情境可能會得到改善或澄清,由此對今世的生活、行為和覺受展現影響及洞識。

但如果失控而侵擾日常生活時,就會造成靈性危機。例如前世是仇人,今世卻是夫妻,若不能調適,反而把前世恩怨加諸於今世,就有可能產生生活上的困擾。前世的「記憶」可能會使人有負面的影響,而抗拒這些記憶可能又會製造更多的緊張。

常見的診斷是妄想或幻覺。

五、神通(psychic)的危機

當眼通、耳通、心電感應、預知能力等神通能力開啟時,如看見靈界的生命、感知別人的思想或預知事件的發生,若缺乏處理的認知和整合的能力,導致行為和情緒無法調適時,可能引發靈性危機。

常見的診斷是妄想或幻覺。

六、巫士的危機(shamanic crisis

這是一種意識的劇烈轉換過程,當事人經歷異常的痛苦和折磨,感覺被肢解、死亡然後重生(有點像天蟬變)。巫士的危機表示此人已被遴選為巫士,將開始進一步的靈性學習旅程。

巫士的危機常被診斷為精神分裂症或憂鬱症。

七、通靈(channeling

能與無形的生命溝通或接收其訊息,此無形的生命可能是本靈(自己的靈)、外靈(鬼魂、神祇、外星人、更進化的生命等等)。這些經驗如果當事人無法將之和日常生活整合的話,就會引發靈性危機。聽見聲音和看見靈體可能被當成是發瘋的徵候。

通靈常被診斷為精神分裂症或多重人格。

八、附身(possession

當事人心靈或身體被外靈部份或全部接管佔據,輕微者並無感覺,稍嚴重者會身體不適,有些會出現怪異的行為和聲音,伴隨著身體的痙攣及扭曲,如同我們常見的「起乩」。

精神醫學稱之為「本我的衝動和能量入侵自我」。其實,有時我們會看到純屬精神疾病的現象,有時純屬附身的狀態,有時則兩者混合。

附身常被診斷為精神分裂症、多重人格或轉化症。

九、遇見幽浮(UFO encounters

看見幽浮或被外星人綁架,報告這些事件的人內心常常都受到創傷。

遇見幽浮的經驗常被診斷為妄想或幻覺。

鑑別:

    到底是靈性危機還是精神病?還是介於兩者之間?曾有人說:「神秘主義者在靈性大海中游泳,而精神分裂者卻在其中溺水。」這句話描述出兩者的界限是多麼模糊。

    一、靈性危機的診斷

    (一)意識的改變,且重點是在靈性方面。

    (二)自己知道是內在的心理歷程,並以內在的方式處理。

    (三)能形成足夠的治療同盟(theraputic alliance),並保持合作的態度。

    二、精神病的診斷

     基本為情緒的混亂,再加上至少下述四點中的一點:

(一)  缺少條理或鬆散的聮想(思考停滯、顯著不合邏輯的想法)。

(二)  妄想。

(三)  幻覺。

(四)  非常混亂的行為或僵直狀態。

治療:

    精神病的的治療是把過程視為病態,必須儘快將之壓制或停止,但靈性危機的歷程則應視為正向,要讓它自然發展下去。而處理靈性危機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教育,讓當事人了解自己的處境,將此經驗去病態化,把看似失控的「疾病」視為正常,歡迎它們,而不是試圖壓制或逃避。把靈性危機轉變成靈性提升,需要提供適當的環境和心理狀態,支持並鼓勵。

    盡量避免以藥物治療靈性危機,但是,有時過程過於強烈,就可以藉助少許藥物或其他方法來減緩過程或焦慮。藥物的危險在於可能會壓抑靈性危機的過程,而無法得到圓滿的解決,以及否定當事人有自行化解危機的療癒潛力。

結語:

傳統精神醫學的潮流走向生物精神醫學,但受到靈學的強烈挑戰,雖然身體佔有重要的角色,但生物精神醫學以目前的科技仍然無法對心靈有根本的認識,因為意識無法簡化成生物性。

如果精神病院裡的精神病患不只是有精神病,還有許多因附身以及心靈受到其他形式生命和力量刺激、壓迫和滿足的人,那麼我們對精神病理和其治療的認識,就仍只是在嬰兒學習踏出第一步的最初階段。